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“难”与“易”的真谛

       管理之中有哲学,但管理本身并非哲学;服务之中有学问,但服务本身不是学问。
       相对于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,“转变职能”或许形影不彰,既看不见,也摸不着。但“大相无形,大音无声”,职能是核心,是根本,是实效。
       机构改革,说简单不简单,说难其实也不难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进行过6次机构改革,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,虽然总也一个“难”字了得,但剑及履及,却也都过来了。所以,问题不在于机构改革有多难,而在于改革究竟要达到怎样的目标。
       此次改革之难,难就难在“物理反应”与“化学反应”同时进行。推行大部门制,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,这固然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但“瘦身”都是物理性的;更艰巨、更复杂的是“健身”——转变职能,向市场放权、向社会放权、向地方放权。
       社会管理模式有“管制型”、“管理型”、“服务型”三个阶段,现在我们已经到了“服务型”的路口。比如,“一卡在手,走遍神州”是国人多年的梦想,可至今社保还不能“漫游”;再如农民工进城,很多基本权益仍是千呼万呼“没有辄”;还有人们住房、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以及生产经营、公益事业等等,很多问题都被“管理”的杠子拦在“服务”的门口。转变职能,就是要简政放权,赋予市场更多自由,激发社会自我治理更大活力,让地方有更多自主权。一句话:只有建设“服务型”政府,才能打破制度的“异化”和制度的“碎片化”,使政府管理回归社会服务本质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两会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6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3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