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难”与“易”的真谛

       管理之中有哲学,但管理本身并非哲学;服务之中有学问,但服务本身不是学问。
       相对于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,“转变职能”或许形影不彰,既看不见,也摸不着。但“大相无形,大音无声”,职能是核心,是根本,是实效。
       机构改革,说简单不简单,说难其实也不难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进行过6次机构改革,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,虽然总也一个“难”字了得,但剑及履及,却也都过来了。所以,问题不在于机构改革有多难,而在于改革究竟要达到怎样的目标。
       此次改革之难,难就难在“物理反应”与“化学反应”同时进行。推行大部门制,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,这固然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但“瘦身”都是物理性的;更艰巨、更复杂的是“健身”——转变职能,向市